八马彩票网站 www.m22z.com.cn 央美艺考实行考题改革 旨在更好的选拔优秀人才!

更新时间:2019/2/26

央美艺考实行考题改革 旨在更好的选拔优秀人才!

2月19日至24日,中央美术学院2019本科招生考试在央美附属实验学校、央美燕郊校区等考点举行。首日试题一公布,就有网友评论道:“央美总是让人意想不到,语文不好,估计读懂题都难,更不用说理解和表达了……我有点庆幸当初没有继续学美术这条路,太难了……”

中央美术学院外的艺考学生

中央美术学院考生正聚精会神地作画

其实,很长时间以来,美术“艺考”一直比较单纯,以头像素描、静物写生和简单命题创作的试题居多,许多后来成名的人才就是在这样的考试中脱颖而出的。但是,即便是这种在今天看来并不复杂的考试,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考出佳绩也并非易事。

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在谈到参加南京艺术学院“文革”后首次招生考试的经历时说:“一进教室就看到考场内有几盆叫不上名字的花。但一听说要画眼前的此花,一下子就蒙了,因为从来都没有见过。据新中国成立前后考入北平艺专(现中央美术学院)的一些美术家自述,他们那个时候多是长期自学中国画,从不知“素描”为何物,有的考生只是为了考试,经人点拨才画了几张石膏画,有的考生直到考试时才第一次听说素描,第一次使用炭条画石膏像。

逐渐地,这种曾经行之有效的艺术人才选拔方式在应试准备越来越充足的考生面前开始失灵。一位老艺术家在谈到社会上艺考培训盛行现象时说,一个人有才能但没学过,另一个人没才能却学了好多年,他的画当然比有才能的人画得好,这种应付考试的速成将来是不行的,成不了大画家。

2015年,央美开始变题,连续几年的艺考试题均获得了超高的关注度。这些打破常规套路的考题开始注重考生的想象力和真实感受,往往以出人意料的方式使考生预先准备的题目无法着陆,从而达到破解愈演愈烈的模式化应试战术的效果。

以艺术设计专业为例,2015年的“棒棒糖”率先打响了试题改革的第一枪,要求考生将所发的棒棒糖吃掉,并根据自己吃后的味觉感受,按照原品牌展开后的糖纸中的基本元素进行再设计。据报道,央美在这一次考试中仅为了北京考点的约2000名考生就准备了80斤的棒棒糖。

2018年,央美多个专业的考题在难度系数上呈现出较大变化。艺术设计专业的考题为“幸福指数”,要求考生根据阅读材料,把调查报告里所提到的幸福指数变量,如收入、健康、陪伴、自由、信任,作为关键词以造型语言的方式完成五幅草图,并选择两幅完成正稿,还要求考生再结合个人化的幸福成长经验或关于未来幸福的想象,完成一幅个性化的幸福指数图表设计。中国画专业书法创作的考题则是“自作咏春七绝一首”。

“如今的普通高考,也还没有要求在两个半小时里创作古体诗吧”,有考生叹道。城市艺术设计专业设计基础的考题为“未来已来”,要求考生阅读一段有关人工智能的文字,在人类﹑科技元素﹑自然元素﹑共生﹑毁灭这五个关键词中任选三个关键词,用图像的语言描绘一个自己所理解的场景。艺术学理论专业美术鉴赏考题为“我是策展人”,要求考生把自己当成一名策展人,根据自己拟定的主题选择作品,为观众呈现一个展览。

具体内容包括5项:

、从中外美术史上30件重要作品中,根据自己设定的策展主题,任选7件作品并排序;

二、为展览拟定一个题目;

三、为展览写一篇前言;

四、为所选的展品撰写作品说明,每一件作品的说明在50字左右;

五、作为“策展人”就自己策划的这个展览对观众说一句话。

通常需要花费数天时间才能做完的策展工作被限定在三个小时内完成,不能不让人为考生的临场发挥情况感到担心。美术学专业美术鉴赏考题为“从读书到看画”,一是要求考生谈一本自己读过的最好的艺术类书籍,二是就一中一西两件指定作品中的任一件撰写一篇赏析文章。

实验艺术专业命题创作考题则被确定为“谁将与人作伴”,要求考生对只有一句话的科幻小说“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突然听见了敲门声”进行合理推理和想象,在此基础上续写这个故事,并用一个或一组画面表现该故事。

央美大刀阔斧的试题改革,被解读为向外界传递着这样一个信号:学校想招的是会思考的人,而不是一架绘画机器。

2019年央美本科招生考试开考以来,陆续公布的考试题目包括艺术设计专业造型基础考题“我的群体”、设计基础考题“我的有趣时代”,城市艺术设计专业造型基础考题“镜像”、设计基础考题“我的乐园”,建筑学专业造型基础考题“我的小康之家”、设计基础考题“诗画森林-向包豪斯致敬”,造型艺术专业命题速写“我的2019”,艺术学理论专业美术鉴赏考题“我的美育课——博物馆里的儿童美育教程”,美术学专业美术鉴赏考题“我的艺术体验”等。

央美在本年度考题的设计上仍然延续了2018年的探索路径,冀望进一步增加对学生社会责任意识、文化敏感度和思辨能力的考查,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试题设计者尽量增加考题文化内涵,让考试真正考查出考生真才实学的努力。

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向是,和2018年相比,有些考题正在向易于理解回归,如城市艺术设计专业设计基础考题“我的乐园”、建筑学专业造型基础考题“我的小康之家”等均比去年的“未来已来”“梵高的房间”等考题在难度上有所降低。

从央美各专业的考题改革我们可以看出,在要么原地踏步、要么一步登天之间,的确还有多条更好的路径可以探索??疾槿瞬诺穆酚星跬蛱?,最好的路应该是能使更多拔尖人才和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那一条。殊途而同归,百虑而一致,艺考改革的方式虽然多种多样,但共同的目标应该是器识与文艺并重俱佳。朝向这个方向的艺考改革,让我们对新时代的艺术人才培养充满期待和信心。

THE END
来源:互联网
  • 美商务部长罗斯今日凌晨提前抵京 2019-03-07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一带一路”工委会宣传片 2019-03-07
  • 美媒评选全球五大最危险核潜艇 中国无一入选 2019-02-25
  •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02-24
  • 两会声音:经济高质量增长 改革措施要跟上 2019-02-20
  • 巴黎圣母院:文学与建筑的最美辉映 2018-11-13
  • 端午新经济体验无处不在 “指尖端午”玩出新花样 2018-11-13
  • 750| 828| 575| 424| 356| 880| 429| 389| 118| 535| 363| 624| 639| 290| 437|